北爱尔兰官员:没有和平 仍将在血泊中呻吟(图)

【环球时报驻英国特派记者 黄培昭】紧张的乌克兰分裂局势数月来让欧洲人想起了很多相似的历史。4月10日,是北爱尔兰冲突各方签署“美好星期五协议”16周年的纪念日。这两天,首位访问英国的爱尔兰总统提醒世人:两国在实现北爱尔兰和平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提起北爱尔兰,映入人们脑海的或许还是“爱尔兰共和军”、“新芬党”等政治名词以及枪击、爆炸的场景。和平协议签署纪念日前夕,《环球时报》记者赶赴北爱尔兰首府贝尔法斯特,走进这块备受动荡和冲突蹂躏的土地,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情景:人们安居乐业,和平度日。不过,穿城而过的警车、荷枪实弹的军警,依然让人感到一些硝烟散去后的紧张氛围。

“曾经的暴力之都、麻烦之地,4月10日,有英国媒体在刊文纪念这个标志性日子时用了这样的字眼。与此同时,爱尔兰总统迈克尔·希金斯11日结束对英国为期4天的正式访问。应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邀请,希金斯成为爱尔兰独立以来首位访问英国的国家元首。希金斯访问的时间节点又颇为关键和耐人寻味。英国外交部称,希金斯此访是“历史性”的,两国不仅可以反思历史上的教训,更能共叙两国相通的文化、价值观和家庭纽带。希金斯表示,爱尔兰和英国关系走势良好,但两国仍需要为北爱和平进程做出更多努力。9日出版的《泰晤士报》头版还刊登爱尔兰共和军前领导人马丁·麦克吉尼斯的巨幅照片,说他参加了8日晚英国女王为希金斯举行的晚宴,在场的还有英国首相卡梅伦。英国媒体慨叹说,真是“时过境迁”了,放在前些年,这样的场景简直“不可想象”。不过,北爱尔兰一些媒体对北爱和平的前景并不乐观,《太阳报》称,北爱情况复杂,民族构成混乱,一些人并不想真心投入英国的怀抱。甚至还有媒体爆料说,爱尔兰共和军1981年曾企图暗杀英国女王,在距她不足半公里的地方引爆炸弹,但因炸药威力不够失败。

年岁稍大一些的人,对北爱尔兰的冲突都会记忆犹新。北爱尔兰问题是1921年南部爱尔兰从英国独立出来,南北爱尔兰分离之后遗留下来的历史问题。上世纪60年代末到90年代末,在30年的时间跨度内,北爱尔兰问题曾是世界一大热点,即使在当时媒体和通讯手段远没有今天发达的情况下,北爱两派冲突的血腥画面依然不断地刺激着人们的眼球。北爱尔兰著名的雷宁图书馆资深研究员格瑞·达瓦尼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一针见血地说:“教派冲突和民族矛盾是问题的症结所在。”达瓦尼介绍说,在北爱尔兰这块只有1.41万平方公里、占英国总面积不到6%的地方,却生活着近200万人,其中48%是新教徒,45%是天主教徒,2%是少数民族。天主教徒要求并入爱尔兰共和国,新教徒希望一直生活在英国的怀抱,由于二者诉求南辕北辙,难以调和,因此从1969年开始,两个教派间爆发了冲突,直到1998年才基本结束,冲突造成3000多人死亡,数万人受伤。

北爱尔兰首府贝尔法斯特是当年冲突最激烈的地方,直到今天,冲突的痕迹犹存。在一些街道两边的楼房上,还能清晰看到枪击留下的弹孔。位于贝尔法斯特西城的“和平线”所在地,是当时冲突最厉害的地方。“和平线”也叫“和平墙”,其实最初是为阻止两派冲突建起的“隔离墙”。陪同《环球时报》记者的导游哈帕说,“和平线”有两三米高,长约两公里,墙上画满各种涂鸦。当时,这里的山基尔路和福尔斯路分别是最大的新教社区和天主教社区,两派常在这里大打出手。除了流血冲突,壁画也成为双方宣泄仇恨、赢取同情、加强宣传的一个“特殊战场”。而像这样的“和平线”,在北爱尔兰不少地方都有,加起来有34公里长,最高处达7.6米,其墙体主要由钢铁和混凝土做成,有的上方还有金属板与带刺的铁丝网,以防止投掷石块和爆炸物。已过中年、亲历过北爱冲突的哈帕有些激动地说:“如今,这些都成了旅游景点,我们没有拆掉,它们是我们曾经的伤疤,我们要以此记住那段可怕的岁月,以此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也希望越来越多的外国游人能从中读出我们的伤痛。”

北爱尔兰的面积还没有北京大,但历史上也曾是英国最发达、最富饶的地区之一,农牧、纺织、烟草、造船等传统产业都引英国之先,著名的“泰坦尼克”号豪华客轮就是在这里生产的。在经历几十年血雨腥风的日子后,今天,虽然在民族、宗教、土地归属等方面的纠纷仍未彻底终结,但北爱尔兰总体上处于相对稳定的状态。北爱尔兰首席部长办公室国际关系部主任提姆告诉记者:“今天北爱尔兰和贝尔法斯特的生机和发展得益于和平。如果没有和平,北爱尔兰仍将在血泊中呻吟。”

至少从理论上讲,1998年4月10日诞生的“美好星期五协议”(即《贝尔法斯特协议》),为北爱几十年的冲突画上了休止符。根据这一协议,在此前30年前兴风作浪、动辄搞爆炸的爱尔兰共和军及其政治派别新芬党加入与政府和解的行列。1999年底,英国向北爱移交地方事务管理权,重要的当事方爱尔兰也放弃对北爱领土的主权要求,随后选举产生北爱地方议会,成立由北爱多党分享权力的北爱自治政府,行使除国防、外交和税收之外的立法和行政权。不过,北爱问题专家达瓦尼介绍说,协议虽然签署了,但事情却远远没有完结,直到2007年5月,北爱各派政治力量才经过艰难的谈判,终于就权力分配达成一致,北爱尔兰政府才得以正常运转。

北爱尔兰政府负责投资和地区发展的主管戴维特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深有感触地说:“和平给北爱带来不少看得见、摸得着的好处。以前,北爱的战火令人望而生畏,没有人敢来我们这里投资,而现在,在过去5年间,北爱已成为排在伦敦之后整个英国吸引外资环境最好、数量最多的地区。”他还自豪地说:“频繁的枪声、爆炸声和冲天的硝烟,曾经使北爱几乎成为地狱,使旅游成为一个特别奢侈的词汇,现在呢,这里游客持续增多,人们愿意到北爱尔兰欣赏独特的风情、踏访泰坦尼克号的诞生地”。据戴维特介绍,旅游目前已约占据北爱尔兰GDP的5%,到2020年,这一数字预期还要增长一倍。戴维特说:“完成这个目标,就要吸引大量游客,其中,千方百计请中国游客来最关键,因为中国是个大国,人口众多,走出国门到世界各地旅游的人也越来越多。”

从记者采访中得到的数据看,北爱的失业率为7%左右,失业率要低于英国其他地区。在这里,白天街道上看不到游手好闲的青年。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北爱的社会和经济发展现状。但达瓦尼提醒记者说:“还不能说北爱尔兰的麻烦全都没有了,因为平静中也存在着紧张和不安。”

不久前,英国多地征兵办公室收到炸弹包裹,其中不少盖有北爱尔兰的邮戳,警方怀疑系北爱的恐怖组织所为。2012年底和2013年初,贝尔法斯特还因如何悬挂英国国旗的问题发生过骚乱。在贝尔法斯特街头,时常能看到巡逻的警车和荷枪实弹的军警。出租车司机约翰解释说,警车只是例行值勤,主要是对意图惹是生非的人形成心理震慑。

在贝尔法斯特机场,《环球时报》记者看到两名在贝尔法斯特大学一年级念书的中国留学生。据了解,在贝尔法斯特有数百名中国学生,尤其是近两年,中国学生的人数逐步增多。记者感慨,这在以前也是不敢想象的,谁会愿意到一个战火纷飞的地方上学呢!除了学生,贝尔法斯特还有大约3000多名华人,其中多数从事商业活动。2007年3月,中国香港移民卢曼华女士还经过激烈角逐,当选北爱尔兰议会议员,成为英国首位华人议员。

北爱尔兰影响最大的《贝尔法斯特电讯报》去年曾发表题为“到东方去,将商品销往中国市场”的文章,认为富强起来的中国对北爱是一个很好的发展机遇,中国有着巨大的市场,如果能到中国去探寻更多出口商机,北爱尔兰经济将会得到大幅提振,“随着中国日益富裕,高品质的商品和服务将在中国找到知音”。去年10月底,一个规模庞大的投资会议在贝尔法斯特举行,大约400名企业家出席。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贸促会、中航技、中国银行、农业银行、交通银行、浦发银行等10余家在英中资机构参加了会议,并与对方商谈了加强合作与投资等意向。北爱尔兰官员提姆告诉记者,北爱尔兰与中国合作潜力巨大,北爱尔兰前景广阔,未来的交往会越来越多。提姆透露说,为增加来自中国的投资,加强与中国的经贸关系,北爱要在北京设立办事机构。

一名游客驻足观看北爱尔兰首府贝尔法斯特“和平线”上的涂鸦。【环球时报驻英国特派记者黄培昭】紧张的乌克兰分裂局势数月来让欧洲人想起了很多相似的历史。4月10日,是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ifengcaifu.com/,北爱尔兰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