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融通中国学生学习西班牙语促进两国互鉴!

近年来,中国与西班牙在文化领域的交往愈发深入,越来越多的中国年轻人通过学习西语,欣赏西语文学与艺术,同时也把中国文化精髓带到西班牙,让西班牙社会了解中国。中国官方数据显示,中国大陆高校西班牙语在校生超过2 万人,中国在西班牙的留学生已突破1 万人。他们接受不同文化的洗礼,在思想交流与碰撞中促进中西互鉴与融通。

数据显示,1999 年,中国内地西语在校生约500 人,如今,人数则早已超过2 万人,中国在西班牙留学生的人数也逐年上升。图为在2016 年的中国国际教育展上,中国民众了解西班牙高校的相关留学信息。 (图片来源:CFP)

Mara Jess Casals 现任马德里康普顿斯大学信息科学学院新闻调查系副系主任,新闻系硕士学位协调员。1983 年进入马德里康普顿斯大学任教;1992 年担任新闻专业新闻学硕士教授以及《ABC》报康普顿斯大学特约新闻写作教授。(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西班牙《国家报》(El Pas)曾报道过一篇《康普顿斯大学大多数都是中国人》的文章,文章提到中国留学生的缺点,包括扎堆抱团、课堂纪律散漫等。当时,作为熟悉中国留学生的新闻系教授,Mara Jess Casals 在其Facebook 主页上正面回应了这次事件,她表示中国留学生无论是课堂上的表现还是最终成绩,绝大多数都非常优秀。

此次采访中,Mara Jess Casals 教授介绍了马德里康普顿斯大学招收的中国留学生情况:该大学在10 年前开始招收中国学生,2007 至2008 学年,该校开始设立马德里康普顿斯大学信息学院的新闻学官方硕士学位课程。这是根据欧洲高等教育改革计划(博洛尼亚计划Bologna Plan)开设的第一个硕士课程,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只要有足够的西班牙语语言水平,就可以申请该课程。

从2013 至2014 学年开始,由于马德里公立学校官方硕士课程的学费过高,导致西班牙、欧洲及美国学生人数减少。然而,中国学生的需求却在每年增长。

Mara Jess Casals 教授表示,与现在相比,10 年前的第一批中国学生更加害羞。但是没有改变的是坚韧、责任感、工作能力和上进心。关于中国留学生的融入问题,Mara JessCasals 教授说,的确有西班牙学生抱怨很难跟中国学生成为朋友,这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因为中国学生害羞保守的性格,还有一个是因为他们比较喜欢抱团。对此,老师们已经努力让中国学生更好地融入课堂。

学校通过举办电影节的形式,让学生们感受不同文化,学会用不一样的角度看世界。Mara Jess Casals 教授介绍,在她主讲的《新闻的修辞与论述课》上,通过中国学生的介绍,西班牙学生无一不被《论语》、《孙子兵法》等中国传统著作所折服,书中具有警示性、象征性和隐喻性的表达方式实在是妙不可言。说到这里,她还特别强调,她相信,西班牙的学生也一定感受到了中国学生独有的谨言慎行的作风。

此外,中国留学生还参与了该校很多其它类型的活动,比如硕士课程的电子版杂志Aletheia-Muip 刊登了对50 多名西方作家和思想家作品的一些想法见解,并列出了一份中国作家的名单,据介绍,参与这个项目的大多数学生都是中国人。

Mara Jess Casals 教授表示,这种不容置疑的融入,让申请该校新闻学研究硕士课程的中国学生人数在逐年上涨。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学生选择继续攻读新闻学博士学位,目前,已经有不少学生进行了博士论文答辩,且表现优异。她为此感叹,拥有不同语言文化背景的学生在西班牙获得博士学位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

她说,她和以前的中国学生还保持着联系。他们都在为自己的未来奋斗,其中有一些人在中国成为了大学教师,有一些在中国或别的国家从事新闻行业,他们都在西班牙文化知识中受益匪浅,在西班牙留学时付出的努力都获得了相应的回报。

Mara Jess Casals 教授相信,这10 年来,她所教过的将近500 名中国学生,都对这个国家以及在此期间的经历怀有美好的回忆。她说,这也是教学生涯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他们管我叫Mara 老师,而我从来没有像那样喜欢过我的名字。我有幸教过的中国学生都非常出色可爱,他们教会了我很多东西,让我非常欣赏这个国家。我很快就要去中国,对这次旅行充满了期待。”

张海波表示,经过几年工作后重返校园,他对人生有了更深的理解,从事与西班牙语相关的工作也成为他日后的发展方向。(图片来源:欧洲时报特约记者李雪峰 摄)

好几亿人都能说的语言,我们也肯定能说好。” 29 岁的张海波在微信朋友圈里这样写道。

1988 年出生于河北省石家庄的张海波,不仅是北京外国语大学西葡语系西班牙语翻译专业的在读硕士,Catti(全国翻译专业资格(水平)考试)西班牙语二级口译持证人员,还是微信公众号“尔雅外语”的创始人。

对于北外“非典型牛人”张海波来说,虽然学习西班牙语并不是他自己最初的选择,但现在,精通西班牙语却成为了他今生矢志不渝的奋斗目标和方向。

“那时我爸总会唱西班牙歌手胡里奥·伊格莱西亚斯(Julio Iglesias)的《鸽子》,那是一首西语歌,我觉得很好听就记住了。现在想想,从那时起,之后会在西班牙语这条路上走下去似乎像是冥冥之中的事情。”

因为父亲对西班牙语的偏爱,高三那年,张海波在父母的建议下提前参加了北京外国语大学西班牙语考试的遴选,并“一举高中”。本以为可以顺风顺水地在北外这所“尖子”学校里开启幸福的大学生活,却不料张海波在大一开学就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重创”。

“我的很多同学在暑假就提前在当地学完了大一的课程,可是当时石家庄并没有专业的西语培训班,这导致我一开学就感受到了巨大压力。当班里有一半及以上的同学掌握了知识点后,老师就会继续往下讲了,这样严酷的现实曾经折磨着我。”张海波回忆道。相信勤能补拙的他开启了教室、自习室、宿舍三点一线的生活,在经过艰苦努力之后,不仅将成绩追评,成绩还在年级名列前茅。为了“补短板”,他还总结了一套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

2010 年,大学三年级的张海波选择西班牙维哥(Vigo)留学,主攻翻译文学。他不仅见证了北外与加利西亚地区间的首次留学合作,还成为了当地第一批中国留学生。两所大学也由此架起了欧亚大学间沟通的桥梁。在他的印象里,那时的维哥中国人很少,是座充满神秘感和新鲜感的海港城市。

张海波说,他十分羡慕当地人简单、恬静而和谐的生活。 “当地人的生活非常淳朴,经常会有两三个人组成的风笛小乐队在大街上边走边表演,路上的人们也会参与进来。”在一次旅行期间,由于维哥天气原因,飞机迫降到波尔图。热心的维哥人租车把他一同载回了维哥。这件事让张海波至今难以忘怀。

“西班牙的留学经历对我的生活和学习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张海波说。不同于中国式授课,在他看来,西班牙课堂上“有什么就说什么”的较直接的思维和学习方式帮助他突破了自己早年羞涩的个性。“现在,我也敢在课堂上就不同的问题直接提问,而且并不觉有什么不好意思。”

在生活上,因为居住在寄宿家庭,张海波还和自己在西班牙的家人和朋友一起做饭,参加家庭聚会,充分感受当地文化。“两国文化有融合的地方就一定也会有冲突的地方。当然,如果他们能把平时在家开Party 的次数减少一些就更好了。”

半年的西班牙留学经历令他印象深刻。大四毕业后,张海波以优异的成绩从北外毕业并进入一家军工央企工作。虽然工作繁忙,但他一刻也不曾停止练习西班牙语。

工作四年后,张海波凭借着对西班牙语的热爱和继续深造的决心,毅然决然地辞去工作,准备研究生考试。如今29 岁的他,重回北外,全力攻读西班牙语翻译硕士学位。品尝过社会酸甜苦辣的他对这次重回学校学习的机会倍感珍惜。

“工作后,我才觉得学生时代每一分每一秒实在是太美好,太宝贵了。我们要抓住大好时光,努力学习,增长见识,兼容并蓄,博学笃行。我们青年人生逢其时,也重任在肩。我们既是追梦者,也是圆梦人。”

作为中国寥寥可数的Catti(全国翻译专业资格(水平)考试)西班牙语二级口译持证人员,张海波表示,身为中国青年,就肯定会为中西两国间的对外交往做出自己的一份贡献。

“不管是政府间交往还是民间交往,只要是双方沟通都会用到西班牙语。学好西班牙语以后在相应的场合和岗位上得以应用,这就是贡献。做好西班牙语培训,让更多人学会、学好西班牙语,也是一种贡献。”张海波说道。

王麒淇表示,虽然学习西班牙语刚刚三年时间,但这三年的学习过程不仅让她认识了西班牙,也对自己有了更深的认识。(图片来源:欧洲时报特约记者李雪峰 摄)

北京姑娘王麒淇在绕着地球走了大半圈以后,评选出了她最爱的国家——西班牙。不仅是对西班牙,就连对西班牙语,她也存在着一份特殊的情感。要问这份感觉情起何处,那还得从她幼年说起。

王麒淇说,她不喜欢语言被冰冷的叫做一种工具,在她的生命力,语言“有血有肉”与她如影随形。语言类专业院校一直是她和她家人的选择。

现在的王麒淇是北京外国语大学西葡语系西班牙语语言文学专业大三的学生。而早在14 年前,王麒淇在小学时就选择进入深圳市一等一的外国语学校小学部学习。

入学考试只有17 分的她凭着对语言的酷爱和异于常人的语言天赋,西班牙仅用了一个星期就从年级的“垫底队伍成员”直升至年级第一。此后,不管是初中还是高中,人民大学附属中学的“学霸”王麒淇在学习上都从没让父母操过心,着过急。

王麒淇坦言,在进入大学之前自己对西班牙语并没有太多了解,除了在初一时,她就已经学会了西班牙语中最难发的三个语音之一——大舌音。这一现象在王麒淇现在看来,都像是冥冥中西班牙语对她的指引。

“我记得在上初一的时候,有一天我躺在床上,头和身体的位置刚好试出了大舌音,我特别高兴,到处和朋友们炫耀。” 而这项语音上的突破也直接“点燃”了她对西班牙语的“导火索”。

高考选择大学时,王麒淇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北京外国语大学,并确认将西班牙语作为主修专业。

“我很爱西班牙语,我觉得西班牙语很好听。拉美国家也说西班牙语,但他们说的和西班牙人说的在语音、口音上都不一样。我特别享受这种语变的感觉。”

也正是因为怀着对西班牙语特殊的情怀,学习对王麒淇来说一直都是快乐和享受的事情。

2017 年,刚升入高三的王麒淇参加了北外与西班牙学校的交换项目。不同于其他人,她并没有选择马德里、巴塞罗那等热门城市,而是选择了西班牙北部“人气”相对较低的奥维耶多(Oviedo)。

“我没有抱着功利的心态去留学。马德里这种大城市通常会让人感到社交冷漠,而我选择奥维耶多是因为它的历史悠久,我可以充分了解这座城市背后的文化。这是这个项目最吸引我的地方。”

王麒淇告诉记者,虽然她交换的时间只有半年,但却活出了之前20 年都没有活出的“滋润”。

在西班牙交换的日子里,她不仅和当地西班牙人交流密切,了解当地风土人情,还结交了大量的西班牙朋友。“只有每天把语言运用到生活中才能有对这门语言的满足感。”

在王麒淇所参加过的西班牙人聚会中,Tapas 是最具有西班牙特色的饮食。一碟菜配上一块面包,只需要一根牙签,站着就能把肚子填饱,一改中国人提到吃饭就得坐下的习惯。Tapas 被称为西班牙的饮食国粹,其方便且随意的特点更象征着当地人的生活方式。“坐下吃饭固定了你和你同桌吃饭人的位置,但站着更方便移动着说话。我认为Tapas 就“Tapas 是为社交而生的吃饭方式”王麒淇表示,虽然学习西班牙语刚刚三年时间,但这三年的学习过程不仅让她认识了西班牙,也对自己有了更深的认识。

此外,王麒淇融入当地人的生活方式还包括周末晚上的“群舞”。但不同于一般概念上的舞蹈,这种舞蹈的开始时间通常是从晚上10 点开始,直到第二天早上5 点结束。第一次参加“群舞”的王麒淇因为不熟悉,凌晨1 点就回去了,结果却因回来太早受到了寄宿家庭“家长”们的“嘲笑”。

“西班牙人听见音乐就能跳起舞来,所以这种活动在西班牙很常见。和中国人不同,西班牙人的安全距离是零,人和人之间并不会因为陌生而产生芥蒂。而我很能够适应这样的活动和生活。到了西班牙以后我发现,这才是我所向往的生活。”

在学校里,西班牙老师的教学方式也让王麒淇感到格外惊喜。“对于西班牙语不好的同学,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ifengcaifu.com/,西班牙我们的老师总是能使用很简单的词来解释,帮助我们理解,并且还能拿最简单的词开玩笑,活跃课堂气氛。老师们经常会让来自不同国家的同学各自讲述自己的经历和故事,这样的教学方式很容易产生文化的碰撞。”

在社会实践活动中,王麒淇去到了当地的养老院慰问老人,这也让她有了更多新的发现和感触。

“养老院里最年轻的西班牙老人都有80多岁。90 岁的老妈妈还可以自己吃饭、逛街,这点在我看来特别神奇。他们思维特别活跃,思想开放,非常有幽默感。不得不说,在一些智力游戏上,我都玩不过他们。” 王麒淇笑着说道。

在经历了半年的西班牙留学交换项目后,王麒淇不仅提升了自己的西班牙语水平,更爱上了西班牙这个国家。

“学习语言是我生活的下一个目标,它为我的未来指明了方向。”王麒淇告诉记者,她的下一个目标依然是西班牙,只不过这次她选择的是巴塞罗那和充斥巴塞罗那的加泰罗尼亚语。(原标题:语言融通,中国学生学习西班牙语促进两国互鉴)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