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索沃会否成主权争议地区的榜样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ifengcaifu.com/,科索沃

如科索沃的独立绝非如阿赫蒂萨里等人所言是“特例”一样,这种利用“不设防”迂回“边门”,以谋取国际承认的手法,所涉及的绝不会仅仅是科索沃问题,所牵扯的也绝不会止于俄罗斯、塞尔维亚和科索沃

5月9日是欧洲胜利日,就在这一天,法国政府感谢了曾帮助过他们的二战非洲老兵,尽管法国与非洲的关系在不可避免地越来越疏远;就在这一天,奥巴马在欧洲二战故地凭吊,重申西方阵营的团结和强大;就在这一天,俄罗斯在红场举行了盛大的阅兵,梅德韦杰夫俯视参阅大军,语句铿锵地指责西方阵营的东扩“冒险”,豪气万丈地警告北约和西方,不要挑战俄罗斯的势力范围,否则必将受到“坚决的回击”。

然而就在这一天,俄罗斯的势力范围受到了最无情地挑衅:当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公告,接纳科索沃为该组织第186个成员国,更讽刺的是,原本这项决定早已在3天前获得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却偏偏选择了欧洲胜利日,这个西方展现团结、俄罗斯炫耀武力的日子,接纳了这个迄今只有58个联合国成员国承认其独立,而俄罗斯和塞尔维亚一直坚决“不认账”的“独立国家”为自己一员。

当日法国官方媒体RFI和“法兰西24”电视台均放下诸多新闻热点,特意做了长篇专题,而在俄罗斯和另一些国家,这条极重要的新闻却被挤在不起眼的媒体角落。

作为“人为民族独立”的典范,科索沃的独立对于美国、欧盟,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若科索沃的独立能为国际社会普遍认同和接受,则其所倡导的“人权高于主权”、“民族自决至上”将从“例外”逐渐演变为“范例”,反之,它们很难摆脱分裂主权国家、引爆地区热点的指责。而对“斯拉夫人盟主”俄罗斯而言,科索沃之“实”已丧失,科索沃本来就令其实利、名望两损,倘其独立被国际社会普遍认同,“科索沃独立国”堂皇进入各大国际组织,对于急欲恢复大国影响力的俄罗斯而言,不啻当头一棒。

正因如此,自科索沃宣布独立以来,俄罗斯始终扮演正面阻止科索沃踏上国际舞台的“守门员”角色,守卫的重点则是联合国。由于俄罗斯手握安理会否决权,在其严防死守下,这扇“正门”科索沃屡屡尝试,却始终只能望洋兴叹。

然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公告却让这种死守的意义降到最低:这些组织在国际上具有强大的影响力,科索沃以“成员国”名义加入,等于在一定程度上被国际社会接纳。正如“法兰西24”所指出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接纳一个新成员国,只需其理事会24个成员国简单多数表决同意,俄罗斯在该理事会并无否决权,其可能的盟友加在一起也无法撼动支持科索沃独立者的多数地位,可以说,只要对手有心,科索沃之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几乎“不设防”。

从消息披露后俄方的淡漠反应看出,俄罗斯尚未充分认识到这一“冒险”的意义,尽管其应该很快反应,并表现出情理之中的愤怒。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科索沃的关系早有迹象:科索沃央行首席经济学家托茨对法新社透露,早在科索沃宣布独立前,该组织已在帮助科索沃央行建立“符合国际规范的”银行体系,而该组织委派到科索沃的正式“金融顾问”也在宣布独立后不久即到位,比许多承认科索沃独立国家所派大使到得还要早,对于这一切,不论俄罗斯或塞尔维亚,均显得麻木。

问题是事情还没完。据“法兰西24”透露,科索沃下一个叩响的大门是世界银行,而这个同样俄罗斯、塞尔维亚“不设防”的重要国际组织,很可能在6月便作出决定。

尽管如RFI所分析的,科索沃的下一个“关口”——欧盟,加入并不简单,因为西班牙等欧盟成员至今不承认其独立,但一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行等重要国际组织这些“边门”相继敞开,欧盟这扇“二门”也并非可望不可即:事实上对于这扇门,“守门员”俄罗斯和塞尔维亚同样无法设防。

正门锁钥未开,边门通途已启,这边RFI评论员已高呼“科索沃争取国际承认的努力已获得重要突破”,那边“守门员”们却反应迟缓,这实在值得深思。正如科索沃的独立绝非如阿赫蒂萨里等人所言是“特例”一样,这种利用“不设防”迂回“边门”,以谋取国际承认的手法,所涉及的绝不会仅仅是科索沃问题,所牵扯的也绝不会止于俄罗斯、塞尔维亚和科索沃。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