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加利亚登上历史舞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ifengcaifu.com/,保加利亚

说起保加利亚,我猜你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保加利亚妖王了吧,但是保加利亚不仅仅有妖王,它还有一段很隐晦的历史,保加利亚人最早是由色雷斯人演变而来。民风剽悍的色雷斯人懂得如何利用武力取胜,但是却不懂得如何取得政治的上的联合,但是却被外来因素希腊所逼迫的和马其顿联合起来,后来在联合之后,这个民族最终成为了马其顿王国的附庸。

紧接着亚历山大横空出世,色雷斯又作为罗马帝国的附庸而获得了短暂的平稳的期限,进过一段时间,罗马帝国走了下坡路,而作为罗马帝国附庸的色雷斯王国也失去了庇护,阿兰人、哥特人和匈奴人看准时机入侵罗马,最终给了罗马致命一击,之后古保加尔人入侵巴尔干,定都普利斯卡并建国保加利亚。

保加利亚这个国家并不是多大,但是它的历史却十分的悠久,因为他是整个欧洲最早的出现具有一定的社会阶级组织的地区之一。

之所以说这块土地历史悠久,是因为有科学依据证明早在公元前四万年到公元前十万年左右,大约是在旧石器时代,古老的民族就已经在此地扎根生存。后来到了新石器时代,人们的生产能力逐渐提高,古代人们也变的聪明起来,他们逐渐离开阴暗潮湿的洞穴,开始在平原上生活,保加利亚而且改变了之前以打猎为生的生活方式,开始在土地上种植农作物。

一直到公元前5000多年,一群没有留下姓名的人创造出了在当时及其富有创造力的物品,现代有专家根据部分史料断定这是本民族自我创造的创造品,而并非外来文明所带来的产物。这片土地上的民族所信仰的神灵名为母亲女神。这个民族认为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母亲女神赐予自己的,而每年的种植收获也都是母亲女神保佑所得。

公元年两千多年,一个名为色雷斯的文明对孤岛加利亚地区的东方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色雷斯人属于印欧语言体系族群,他们以比较松散的聚落生活在一起。但是这个民族却十分的喜爱加工金属,其中他们对加工金和银的喜爱远超其它民族。目前,在保加利亚发现了大量具有参考价值的文物,而且据专家预测有更多的文物还沉眠在保加利亚的地底。

色雷斯人除了加工金属有较高的水平以外,他们也极其擅长马术。而且独具一格的音乐也成为了他们的一种标志。

早期色雷斯的国王是俄耳甫斯,他曾经联合各个色雷斯部落和马其顿人在一起。这在当时是十分了不起的,因为色雷斯人的民风十分彪悍,他们并不喜欢政治上的联合和合作。

一位名为希罗多德的历史学家曾经写道“假如色雷斯能联合起来,让他们处于一个人的统治之下,那他们将无敌于天下。”

而促使这个民族的外部的压力来自于当时的希腊,希腊之前早就在在黑海沿岸建立商业中心和殖民地。希腊人十分瞧不起色雷斯人,我们并不知道原因是什么,因为色雷斯人不仅在手工技术和马术方面的水平与希腊不相上下,而且,几乎与希腊人同时开始使用硬币。

相同的情况也出现在巴尔干民族的身上,是外部的压力而并非内部的医院的熬制各方的联合。

在公元前5~6 世纪时期,波斯对巴尔干发动入侵,这是一个比希腊人的傲慢更大的威胁。也正是因为这一外来的威胁,奥德里西王国不得不将巴尔干中部的色雷斯各部落联合起来,共同对抗外敌。

巴尔干部落联合起来之后变的格外的强大,入侵者波斯被以极快的速度被击退,但是在公元前四世纪,巴尔干民族不擅长联合的弊病出现了。

联合起来的巴尔干部落十分的强大,入侵者波斯很快被击退,但在公元前4 世纪,却出现了另一个威胁,这次的威胁是来自与巴尔干得内部。

这和巴尔干的的联合军马其顿有关,好战的马其顿不久就和民风彪悍的巴尔干发生了冲突。很不幸,巴尔干人失败了,但是巴尔干人的文化却延续了下来,但是他们在政治上却长期被马其顿统治。在马其顿消失后,一个更不祥的威胁到来了。

公元前3世纪中期,罗马帝国疯狂地征战内陆,首先他们在巴尔干的西方地区登陆海盗。直到到公元1世纪之后,多瑙河难的半岛全部收入罗马的掌控。他们将色雷斯王国作为自己的附庸国家继续生存下去,但最后色雷斯王国还是消失了。色雷斯人的弓箭手和骑兵成为亚历山大统率的军队中精兵,亚历山大带着这支军队一直推进到印度。

在一些偏远的地区仍然在使用色雷斯语,一直延续到公元5世纪。被后来迁居至此的人们所承继。一些学者认为,在今天保加利亚西南的部分地区仍然能发现的"哑剧演员就是色雷斯文化的遗迹。

罗马高效且严厉的统治促使巴尔干联合起来,得到了长期的的稳定。在罗马法律和罗马军团的暴力约束下,位于巴尔干山脉和多瑙河之间的摩西亚行省,和从巴尔干到爱琴海的色雷斯都繁荣起来。新的公路体系将巴尔干联结在南北和东西两条主干道的轴心上。

罗马的统治不仅仅带来了法律的暴利和不公平的的待遇,。还带来了基督教,公元395年,当帝国分裂时,摩西亚和色雷斯成为了定都在君士坦丁堡(如今的拜占庭)的东罗马帝国的一部分。

一直到4 世纪,强盛的罗马终于走了下坡路。亚洲西伯利亚大平原的部落攻击巴尔千东北部,促使罗马帝国的内部问题更加复杂化。

5世纪,阿兰人、哥特人和匈奴人的一系列入侵终于给了罗马帝国致命的一击,为了洗劫传说中的拜占廷财富他们入侵了罗马,但他们并没有获得很多的的财宝。不久之后,他们失望的离开巴尔干以寻求进一步的劫掠。

如果说这些人侵者是过客,那么,在5世纪最先出现的斯拉夫人则不是。斯拉夫人是定居者。他们在东巴尔干一带开拓,在7世纪 ,斯拉夫部落联合突厥血缘的古保加尔人发动新的入侵进攻巴尔干。

古保加尔人起源于乌拉尔山脉和伏尔加河之间的地区,有多个种族血缘的成分,保加尔这个词来自突厥语,意为“混杂”。

古保加尔人与斯拉夫人不同的是,除了军队的作战能力十分强悍之外,他们也有很强的政治组织和合作观念。在680年,他们的首领阿斯巴鲁赫可汗带着一支军队渡过多瑙河,在随后一年,阿斯巴鲁赫可汗定都普利斯卡(今天的舒门附近)。并建立保加利亚国家,保加利亚登上了巴尔干的历史舞台。

7世纪末,刚刚建立的保加利亚有两个问题尚待解决:一是要明确自己国家的边界线; 二是需要将这个国家本土的保加利亚人和被征服的斯拉夫人融合在一起。第二个问题最后终于得到解决,但第一个问题却始终困扰着保加利亚,中世纪是这样,现代依旧如此。

新的国家占据着非常有利的地理位置。从普利斯卡它能控制经过巴尔干山脉东面出口的南北路线和沿着低地海岸的狭长地带。然而在北部,保加利亚在多瑙河以外所拥有的辽阔的土地,使它不可避免地与绕着东北部平原的两大部落集团和建立在保加利亚西北边界的一些国家发生冲突。

不过,对于中世纪保加利亚的国王来说,最直接和最持久的问题是确定同南方强国的关系。中世纪第一个保加利亚国家就被拜占廷摧毁。第二个保加利亚国则落入拜占廷的后继者奥斯曼帝国之手。

而保加利亚的维多利亚时代为自认为公正善良的基督教徒营造出这样的印象:奥斯曼帝国迫害与他们同宗的基督教信徒长达500年。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奥斯曼帝国的历史之中 肯定会有骇人听闻的残暴的恐怖事件,但是在欧洲,这是偶尔发生的。

即使不是绝大多数,但多数是针对反叛采取的行动,假如这不足以原谅它过分的暴行,那可以寻找其它的解释。有些是自发的、偶然的和局部的,通常是一些特别的个人、政治、社会或经济因素的结合所导致。

把奥斯曼帝国想像成逝去的多种文明乐园的形式,那是不明智的;但另一方面,否定在帝国历史上的某一时期,用来确保臣民的稳定、安全和一个合理的繁荣程度,无论你是哪一种宗教,那也是错误的。

在这之后,民族复兴是保加利亚认为正义并引以自豪的奇迹。作为一个历史进程,复兴是长期的和复杂的,它包含:经济、社会、文化。精神等各种各样的因素,其中交织着计谋和各种复杂的形式。在十八世纪左右,一小部分先进的知识分子提出了要进行文艺复兴活动。

但是,尽管他们看到复兴的必要,却没有任何可以采用的措施或方法。因为文化复兴只有在深刻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变化发生时才有可能发生,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初发生的这些本质上的变化是战胜奥斯曼帝国的必要条件。

文化复兴在打败奥斯曼帝国之后变成民族复兴的方式,他们自己的组织背景十分强大,有的以大量的群众为背景,有的以基督教会为背景,甚至有的以当代政治家为背景,这是从经济恢复和文化复兴中出现的积极分子努力的结果。

1879年2月末,设计保加利亚政治体制的议会在特尔诺沃举行会议。议会代表有选举产生的,也有任命的,任命的包括土耳其、希腊和犹太少数民族。

随着 3 月初领土问题做出决定,立宪会议开始就新公国政治体制的确立展开工作。战争结束后负责管理保加利亚的俄罗斯临时机构首脑东杜科夫·科尔萨科夫 亲王提交了宪法草案。议会选出的一个委员会修改他的草案。

四月初,议会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两种倾向马上明显地出现了。后一种倾向集结在“保守"的旗号之下,他们主张的体制是将权力掌握在少数富裕的保加利亚人手中。保守派认为,占保加利亚人口的90% 甚至更多的是农民群体,农民还不太成熟不能委之以权力。

在奥斯曼统治5个世纪后,他们对作为一种制度的国家持强烈的怀疑态度,会像对待原来的国家那样对待新的国家。这是对另一个集团“自由派”的诅咒。自由派认为农民和村民理事会是民族政治智慧的宝库;他们坚决反对保守的家长式统治,强调在整个民族中平等地分配权力是基本的社会和谐的结果。

集团的斗争导致了国王日夫科夫的下台。这不是革命而是一次宫廷政变,保加利亚的“大众权力”更多的是结果而不是导致领导阶层改变的原因。

如果一个民族不懂得如何去变通,去联合与自己有益的力量而一意孤行那么这个民族的最终下场就是被送葬,这是一个民族的哀伤。幸好色雷斯民族的文化没有被送葬,而是被延续了下来,如果不是色雷斯民族及时的对于马其顿和罗马的示弱,或许,我们不会了解到保加利亚妖王这么一个人物,甚至,保加利亚王国会不会出现都变成了一个未知数。

建国之前,他们很弱,只能成为别国的附庸国,甚至都不是他们自己的民族建立的国家,而建国之后当朝的统治者充分吸收了色雷斯民族之前的教训,落后只能挨打,落后只能成为别人的附庸,文艺复兴,民族复兴,议会讨论,接踵而至,这个国家正在变得强大起来。正在书写属于他们这个时代的历史。

人类历史只是宇宙历史中的一瞬间。人类历史上有很多的民族已经遗失在了时间的长河中,这些民族要么自大,要么好战,要么没有认清自己,有些民族曾经盛极一时,有些民族曾经昙花一现,有些民族默默无闻等等等等,数不胜数。这个世界永远不缺弱者,更不缺强者,而最终能够活下来的才是最终的胜利者。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