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周刊:科索沃独立后塞尔维亚该何去何从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ifengcaifu.com/,科索沃

在科索沃单方面宣布独立的问题上,美国朝野的立场空前一致,而欧洲大部分国家也承认了这个事实

欧、美、俄斡旋下的塞阿谈判失败以后,所有人都在预测,科索沃单方面宣布独立的日期——2月17日,从《独立宣言》到国旗和国徽,一切按部就班地完成了。

在科索沃首府普里什蒂纳的体育馆里,当地的交响乐团演出3小时,曲目包括贝多芬的《欢乐颂》。科索沃还从保加利亚进口了80吨烟花用于官方庆祝活动,整个过程体面而平静。

1999年春,西方指责南联盟政府对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族人实行种族清洗政策,北约向南联盟发动了战争。持续78天的轰炸,迫使南联盟总统米洛舍维奇在和平协议上签了字。南联盟军队撤离科索沃,北约停止对南联盟的空袭。米洛舍维奇在战后不久举行的选举中下了台。

“起初,克林顿是反对军事干预的,但主张出兵的奥尔布赖特和霍尔布鲁克占了上风。当时,美国的电视上充满了阿族难民营的悲惨画面。”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福布斯学院的研究员艾伦·卡索夫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那场战争。1990年代中期,艾伦·卡索夫在科索沃组织过塞阿两族的圆桌会议。

根据安理会第1244号决议,科索沃在联合国托管下实行自治,北约领导的国际维和部队提供安全保障,但在法律上,科索沃仍然是南联盟领土。

因为欧盟坚持,联合国采纳了“先标准后地位”的政策,科索沃必须先达到“标准”,才能开始其国际地位的多方谈判。所谓“标准”,是指科索沃建立起民主法治的政治体制、市场经济的经济模式,尊重塞族等少数民族权利,实现社会和解、民族共荣。

但科索沃并未从一个充满仇恨的是非之地,蜕变为自由民主的“国中之国”。停战后的几个月,科索沃解放军就把20万塞族人驱逐出了科索沃——目前科索沃地区仅存10万塞族人口,不到科索沃总人口的一成,而且多居住在受到联合国维和部队保护的隔离区。塞尔维亚族孩子必须在北约军警护卫下往返于学校和家门。尽管如此,每年仍有数百塞族人在暴力威胁下丧生。

科索沃经济几近破产,必须依赖外援,失业率高达50%。即便在普里什蒂纳,水、电都不能正常供应,乡村的情况更糟。

2004年3月,出现了奇特的转机。当时,阿族极端势力袭击了一个塞族小镇,制造了战后最严重的一次种族冲突。联合国披露的数字是,30人在冲突中死亡,850人受伤。于是,欧盟的立场出现了动摇,失去耐心的美国决定改弦更张。

西方开始认为,如果科索沃地位不解决,阿族就会酝酿冲突,地区稳定就会受到威胁。科索沃科索沃局势无法改善,正是因为其国际地位没有确定。

塞尔维亚的态度一贯是“除了科索沃的宗主权之外,什么都可谈”;而科索沃一方,则是“不独立,什么都免谈”。但,在谈判之初,《华盛顿邮报》就预言,科索沃脱离塞尔维亚自决独立已成定局。

2007年3月,联合国特使阿赫蒂萨里提交了有关科索沃未来地位方案的报告。他向安理会建议,应允许科索沃在国际监督下独立。由于俄罗斯的反对,这一方案未能在安理会进行表决,但美欧支持科索沃独立的态度已经昭示天下。

6月,布什访问阿尔巴尼亚时宣布支持科索沃独立,被当地居民视为英雄,得到数千人的夹道欢迎。

随后,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授权“三驾马车”,即欧盟、美国和俄罗斯,启动新一轮会谈,并为之确定了最后期限2007年12月10日。谈判于11月底以失败告终,这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

但这并不妨碍科索沃的独立步伐。2月17日,科索沃单方面宣布独立。布什在飞往坦桑尼亚的飞机上送出了贺词,在第一时间承认了这个国家。

美国得克萨斯大学的科索沃问题专家艾伦·库帕曼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一次美国朝野的立场空前一致。

科索沃宣布独立的前一天,2000名维和警察和司法人员组成的欧洲使节团已进驻科索沃,接替联合国处理法律事务。2月18日,欧盟外长会议在比利时召开,大部分欧洲国家承认了这个事实。

2月21日,塞尔维亚总理出现在政府组织的百万人抗议集会上:“科索沃是塞尔维亚的姓氏……只要我们还活着,科索沃就属于塞尔维亚,属于塞尔维亚人。我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普京总统跟我们站在一起。”

俄罗斯是惟一坚定支持塞尔维亚的国家。科索沃战争发生前,俄罗斯不断批评西方的政策,在战争期间提供援助,战后还一度派出维和部队。

在安理会召开的紧急会议上,俄坚决要求安理会宣布科索沃独立是“无效的”。但由于安理会内部分歧严重无果而终。

俄罗斯在巴尔干有着传统的利益,而在中东欧剧变后,仅塞尔维亚对其还保持着传统的友好关系。所以,俄对西方发出反对声音,尽可能维护巴尔干“最后一个兄弟”。

今年初,俄罗斯和塞尔维亚还签署了一项能源合作协议,内容包括在塞境内建造过境天然气输送管道。协议实施后,塞尔维亚将成为俄罗斯向南部欧洲输送天然气的“集散中心”。欧盟和美国因此担心,这将加重塞尔维亚在科索沃问题和加入欧盟谈判上的砝码,同时促使欧洲在能源供应上进一步依赖俄罗斯。

普京表示,科索沃单方宣布独立,违反了国际法和联合国有关决议,会给分裂主义开一个“危险的先例”。即便根据欧共体“巴丁特委员会”1991年的规定,“支持社会主义国家的加盟共和国独立,同意这些新国家维持原有行政区”,科索沃不具有加盟共和国身份,其独立仍然无法可依。

“美国争辩说,科索沃是一个‘特例’,但是那些希望民族独立的人则会说,这个案例不是特殊的。”卡索夫说。

巴斯克和加泰罗尼亚的分离主义已令马德里相当头疼。而一向反俄的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选择赶往莫斯科出席独联体峰会。显然,他希望从俄罗斯获得不承认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独立的承诺。

不久前,俄罗斯和塞尔维亚相继承诺不会诉诸武力,所以,爆发第二次科索沃战争的担心有点多余。然而,没有人怀疑,巴尔干依然无法摆脱复杂的政治角力。

美国驻塞尔维亚大使馆被放火焚烧,暴露了塞尔维亚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正在被激发出来。同时,塞尔维亚总理科什图尼察和总统塔迪奇在科索沃问题上的分歧,显得特别引人注目。

塔迪奇说:“我绝不会放弃捍卫我们的科索沃,同时也会尽全力为塞尔维亚加入欧盟而战。”这是一对自相矛盾的目标,基本上两者中只能选择一个。科索沃科什图尼察则强硬得多:如果欧盟拿科索沃做交换条件,塞尔维亚并非一定要加入欧盟。

西方的观察家甚至联想到了匈牙利的“特里亚农后遗症”——1920年的“特里亚农条约”使匈牙利王国丧失了接近三分之二的领土和人口。愤怒之中,匈牙利与纳粹德国走到了一起。

塞尔维亚是否会向极端民族主义倾斜还是个未知数,但这个国家与西方的疏远已经是个不争的事实。

美国和欧盟内定科索沃独立的一个重要条件是不允许出现“大阿尔巴尼亚”,这与科索沃阿族人的理想背道而驰。追根溯源,“科索沃解放军”原先也是阿尔巴尼亚领导人恩维尔·霍查创造的。

为了消除美欧的疑虑,科索沃当局以欧盟旗帜为参照设计了国旗,去掉了明显的阿尔巴尼亚印记。而此举让许多阿族人心生不满。有人说,独立后的国旗如果没有阿尔巴尼亚国旗的双头鹰图案,那就等于科索沃国在创立时就失去了国家的精神。

中国社科院俄罗斯研究中心主任陆南泉认为,出现“大阿尔巴尼亚”并非完全没有可能。

科索沃独立前就是贩运西亚毒品的欧洲中转站,往后更可能与素有“欧洲贫民窟”之称的阿尔巴尼亚一道,成为欧洲的另一个问题。★【编辑:李洋】请 您 评 论登录注册匿名评论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