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解体格鲁吉亚煤城陷低谷存安全隐患工人失业渴望得中国援助

据11月13日《欧亚网》报道,曾经无比辉煌的格鲁吉亚一座煤城的采矿业陷入低谷,如今该煤城渴望得到中国的援助。

前苏联政府曾为格鲁吉亚(Georgia)西部奇布里的居民提供了所需的一切:医疗保健、娱乐、教育和有保障的采煤工作。(格鲁吉亚曾是前苏联加盟共和国,是斯大林的故乡,于1991年正式宣布独立。)奇布里的生活曾经是顺畅的、舒适的。但是,就像其他曾经围绕着一个单一产业运转的城镇一样,自苏联解体以来,奇布里经历了快速的衰落。

奇布里附近的一些矿井仍在运营,但近年来一直受到致命事故的困扰,仅在去年一年中,就有至少10名工人在矿井丧生。

最近一次致命事故发生后,政府在今年7月关闭了奇布里剩下的两个矿井:明德里(Mindeli)和滋滋古里(Dzidzguri)。今年8月,与经营矿井的萨科拉希里(Sakrakhshiri)公司有关联的7人因不顾已知的危险经营矿井而被捕。

“如果矿场不重新开放,那整个城镇将没有其他收入来源,人们将不得不离开。”Pirus说道(他在矿场工作了25年,因担心自己可能会被解雇而拒绝透露自己的姓氏。)Pirus和他的同事们在等待着,许多人害怕公开谈论目前这种情况。

萨科拉西里是格鲁吉亚工业集团(GIG)的子公司,萨科拉西里表示,在与政府谈判的过程中,公司也在支付工人工资。

奇布里的煤矿是在19世纪初被发现的,但是在苏联提高产量之前,奇布里对煤矿的开采都是很少的。但到20世纪50年代,奇布里每年生产数百万吨煤。苏联解体后,采矿业基本上停止了。直到2006年,萨科拉西里公司取得了控制权。如今,拥有格鲁吉亚大约四分之三煤炭储量的奇布里雇佣了大约2000人。

工人每月收入在800至1000里拉之间(325-410美元),这是格鲁吉亚的中等工资。当矿井开放时,他们轮班在井下300米处工作六个小时,工作4天、休息2天。在矿井深处,当事故发生时,救援人员需要几个小时才能到达。

53岁的Guja Sapanadze估计,奇布里有一半以上的男人在挖煤。Sapanadze的家人在矿场工作了好几代,到今天为止,他的两个儿子和叔叔都是矿工。在几年前,由于心肺问题,他被迫辞职。因为他没有达到退休年龄,格鲁吉亚所以他只能得到100里拉(40美元)的养老金,而不是65岁时退休的矿工得到的175里拉(70美元)。“光靠这些退休金生活是不够的,我现在在两个矿井之间为矿工开车赚钱补贴生活。”Sapanadze说道。

在最近检查滋滋古里矿井的入口时,工人们表达了对安全的担忧,并对监督维修的雇主缺乏信任。一名拒绝透露姓名的男子说道:“我们害怕进入矿井,但我们也害怕矿井永久关闭。这里没有别的工作了。”

3月份,迫于当地压力,议会通过了一项法律,要求对安全条件进行更严格的监督,但是工人们表示他们没有看到任何变化。

2015年,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ifengcaifu.com/,格鲁吉亚另一家GIG的子公司C-Power与东方电气公司(Dongfang Electric Corporation)签署了一项2亿美元的协议,格鲁吉亚他们将在第比利斯25英里外的加德巴尼(Gardabani)城镇建造一座燃煤发电厂。据报道,这项投资得到了中国丝绸之路基金(China Silk Road Fund)的支持。

该项目计划今年破土动工,并于2020年投入运营。GIG表示,作为该计划的一部分,奇布里富含甲烷的煤碳将为这家热电厂提供动力,中国丝绸之路基金承诺对煤矿进行大量投资。

活动人士表示,因为中国丝绸之路基金,政府已经取消了必要的环境评估。GIG的发言人表示,公司不会对此事发表评论。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